搜索
宠物酒店首页

【夜读社】“卜”--《莫问天机》(斑竹推荐)

【夜读社】“卜”--《莫问天机》(斑竹推荐)

  第一章瞌睡虫的噩梦    方展今天晃进面馆的时候,似乎比平常还要迷糊,差点撞在伙计手里的汤碗上。   “还没醒呢?那边空,先坐。

”伙计笑着闪开,冲他打了声招呼。   方展懒懒地窝进角落的桌子,打着哈欠,随手点了根烟,任由烟卷在唇间燃烧着。   “老方,梦游呢吧?给你先拉二两热身?”拉面的小伙笑着,双手熟练地拽动着面团。

  “老规矩,四两粗的,只要香菜不要葱。

”方展惊醒似的答道,烟灰抖了一身。   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汤端到了方展的面前,浮着一层厚重的红色,显然已放了不少辣子。

  “先送你碗热汤醒醒觉。

”伙计打趣道,“老方,现在是星期几?”  “星期天,废话嘛不是。

”方展懊恼地掸着身上的烟灰,一头抱怨道,“吃个面还要讲时辰的?”  “我说他梦游吧?”拉面的小伙抄着锅里的面条,哈哈大笑。   “今天星期一,老方,你睡迷糊了吧?”伙计笑着拿过挂在一旁的日历。   哐啷,圆凳倒在了地上,刚才还跟半死似的方展,竟像兔子般蹿出面馆,顿时无影无踪了。

  “哎,上班也先吃了面再走啊!”拉面小伙端着碗叫道,“现在才五点~”  西北小伙的嗓音嘹亮,一嗓子喊出了半条街,可方展还是没听到喊声。

  因为,他早已经跑出了一条街之外。

  其实方展一向是个嗜睡的人,尤其是在周末。

  他可以不吃不喝地睡上一整个周六,直到周日才肚中空空地爬起,迷糊着去楼下这间面馆,来上一大碗地道的兰州拉面。   这么算来,他每天的睡眠时间至少要十个小时,可对一个二十七岁的男人来说,似乎有些特别。

方展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当然,他并不担心,能吃能睡本身就是种福。   “这帮小子就知道瞎闹,早说是星期一呢?!”气喘吁吁的方展跳上停在街边的公车,寻了个座位,歪在窗边又迷糊了起来。

  车,发动了,电子报站器传来一阵清晰的语声:“本班车,代五十二路,方向,凤凰坡……”  在这个城市,深秋总是多雾的季节,虽然已经六点多了,可在浓雾的笼罩下,天色依旧是灰暗不堪的。 不过话说回来了,即便是到了八九点,天色也不过是如此。

  市郊的凤凰坡原本是个繁华的农贸市集,不久前被政府征用开发,建起了住宅。

也许是只有一条公交线路的缘故,平时很少有人来。

  方展成了今天的第一个访客,虽然他根本就没打算来这里,可谁让他上了辆代五十二路的公车呢?  “这返程的车站也太难找了吧?”在冷风中缩着脖子的方展四处张望着,沿公路走了已有十来分钟,却没有找到返回的车站。   会不会是雾大,错过了站牌?方展停下脚步又往回走去,四周一片白茫茫的雾气,所有的东西仿佛都变成了一个模样,完全分不出识别的特征来。

  嘟嘟,手机短信的铃声突然响起,方展被吓了一跳,随手拿出手机,却看到了一条莫名其妙的信息。   “遇虎,左跨三步。

”  “脑子进水了吧?!”来信号码完全不认识,对于这种类似恶作剧般的短信,方展哪会有兴趣搭理,顺手删了,继续走。

  走了许久,方展才发现自己并没有照原路返回,而是走上了一条不知通往哪里的岔道。

  “惨了,这也会迷路。 ”方展拍了下脑袋,也就在这个时候,不远处隐约亮起了车灯。   “喂~”方展立即叫了起来,拼命地舞动着双手。   有车就好办,好歹让人把自己带回市区,大不了付些车钱,方展这么想。   对方显然发现了方展的存在,车灯飞快地接近了。 发动机没什么声音,流线型的车头略有些小,嗯,底盘怎么这么高?方展的瞳孔骤然缩小。   好大的猫……不对!是老虎?!  方展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眼前这只老虎不但尖牙利齿,而且体形远比动物园中的老虎要大上两倍。   最要命的是,这只老虎看上去好像还很饿。

  方展连逃的念头都没了,虽然他的运动神经相当不错,可要和一只老虎赛跑,只怕刘翔也没有这个把握。

  既然方展不是刘翔,跑更是白搭,除了站在原地,等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,方展几乎没有其他的选择。   也就在这时,他突然想起了刚才的短信:“左跨三步。 ”  人在危急时刻的反应往往是很迅速的,方展的念头只是一动,脚已经向左横跨了出去。

  第一步,老虎眼神更凶狠了;  第二步,老虎开始向前逼近;  第三步……  方展的脚才迈出,老虎突然一矮身,那样子显然马上要扑上来了。 方展一心急,两脚直接向左蹦出这最后一步。

  脚下一空,整个人腾云驾雾般落了下去,蓬,方展觉得背部撞在了一片坚硬的东西上,眼前一黑,昏了过去。   下午五点,华德软件公司,开发部。

  “你小子成名人了,嗯?还上了晚报新闻,凤凰坡石块坍塌,连路过的客车都给砸翻了,偏你小子就那么巧掉进了路边的坑里,还没给活埋。

好意思跟我笑?!你说你一大早跑去凤凰坡干嘛?我对你的私生活没兴趣,可你无故旷工了六小时!知道六小时意味着什么吗?上万条代码!上百次调试!无数个客户机会!!!别跟我嘀咕,你这家伙天天无精打采,也不知道半夜做贼还是干什么去了,也就是我手下肯收留你,换别的公司,早赶你出门了!你去打听打听,哪家软件公司的程序员像你这样有双休的?哪家公司在你小子进医院以后还会派人派车去接你的?我!只有我!妈的!要不是看你有点小聪明,我真想现在就踢你出去!”  部长王光觉在办公室里大发雷霆,吐沫星子喷了方展一脸,他说话的语速非常快,以至于方展根本就没怎么听清他在骂什么。   这场面有点尴尬,方展习惯性地想去挠头发,却碰痛了头上的伤口,不自觉地一呲牙。   “还跟我呲牙?这个月奖金全扣,工资暂发三分之二!”王光觉一拍桌子,“现在,你小子马上给我滚出办公室,回家养伤,后天来上班,干双份!”  “哦。 ”方展应了声,转身就走。   他压根儿就没打算争辩,要知道,华德软件的管理十分严格,尤其对无故旷工的,至少要扣一半的工资,刚才的处罚已经算网开一面了。 况且进门前会计部的小刘就偷偷告诉方展,王光觉把他的事故按工伤报给了行政部,已经批了下来,还给他安排了一天的带薪病假。 方展很清楚,王光觉就是嘴碎脾气臭,骂归骂,但一直都对他很器重。

  也不能怪王光觉对方展偏心,开发部技术方面方展一直是唱主角的,要不是他总吊儿郎当半梦半醒,也许王光觉的位置早让给他了。 最近开发部接下个大项目,工作量不小,可偏偏在这节骨眼上方展受了伤,还差点丢了小命。

王光觉是又心疼又火大,要不是看着方展一头绷带,四处膏药的,只怕早就两耳刮子扇过去了。

  回办公室和同事闲聊了两句,方展拎了台笔记本电脑回家,反正自己身上都只是擦伤,既然休息在家一天,顺便也能做点工作,真要是拖了两天不干的话,后天他基本就不必睡觉了。   “如果我告诉王光觉那只老虎的事,多半会把他气疯。

”回家的车上,方展百无聊赖地想道,“不过,就算是市郊也不该有老虎啊,还有那条莫名奇妙的短信,难不成我睡糊涂了?可那坑和山坡崩塌又是怎么回事……”  公车上相当嘈杂,不过方展倒是充耳不闻,他在想问题的时候哪怕是打雷也不会听见的,可他的耳朵里却分明传来了手机的短信铃声。

  “没那么巧吧。 ”方展下意识地联想到早上的短信,迅速打开手机看了一眼,又是一条没头没尾的短信。   “下车,吃面,坐门外。

”  方展这才想起自己一天都没吃什么,一想到这,肚子像睡醒似的突然饿起来。

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