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宠物酒店首页

【左岸】我和山东大叔过一生

【左岸】我和山东大叔过一生

  初次见面  四月七号,假期最后一天。 睡到中午才醒,然后去食堂吃了饭,本打算把头发剪了,学校理发店没开。   外面太阳晒着有点热,回宿舍换了一件黑衬衣。

  室友一起出门,有人去医院给家人买药,有人去网吧,我去剪头发。

  他给我发了位置,见的第二个客户就在我去年外面租的房子附近,离学校也就一公里左右。   我准备理完发就去找他。

  从去年开始留的背头,一直没剪过,半年多了,每次都只是两边后面推一下,所以很快。   总是觉得剪完头发是自己最帅的时刻,自己推了两次都不满意,还是专业的弄得好。

  给他发了微信,可能在谈事情没回我。   估计还有一会儿,我去网吧看室友玩游戏,三点过了,他还是没回。

  于是充了十块网费,准备打会儿游戏。

  结果进游戏十分钟,他才告诉我他完事儿了。   然后只好跟队友说15,我有事得先走了。

他们并不买账,又开始骂起来了。 我让他找个地方等我,我过来很快。 等到十五分钟的时候我开始投降,他们不点。   果断退了游戏下机。   他一直催促,可是我要等车啊,我又不能飞。

  其实车程只有几分钟而已,只不过等车等了几分钟。   到了目的地,问他在哪里,他告诉我再星光天地外面公交站,我熟练地穿过走了很多次的地下通道,到了公交站却不见人影。

  原来他又跑到天桥扶梯那儿去了。   真麻烦,本想着让他先回去,我直接去他住的地方找他,这么热的天实在不喜欢在外边走动。   我猜他迫不及待想见我,我可能也是。

  再往前走了几步,还在几米远的地方我就看见了他。

  一个中年男人,站在天桥下边张望着什么。 白衬衣,黑西装(黑还是深蓝我忘了),还挎着一个包。

  他突然也看见了我,笑着看我走向他,越来越近。

  看上去挺强壮,不过有些发福。

还好我不喜欢瘦的,有点肉正好,摸着舒服。

走近发现,他皮肤有些黝黑,脸部略显干燥,也有了些许岁月的痕迹,一个沧桑的北方汉子。 很明显不像我们本地人一样皮肤细腻。   比照片上老了几岁,也胖了许多。

  我知道生活对谁都不容易,中年男人更是艰难。

所以我喜欢他们历尽世事的成熟稳重,又心疼他们脸上的风霜,我渴望得到那样一个男人的宠爱,又希望能用我的方式回报以爱。   “现在去哪儿?”我问他。

  “看你,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。 ”山东口音以前没听过,慢一点能听懂,就是感觉怪怪的。   “外边太热了不想走,要不先回你住的地方吧。

”我真的只是想找个地方休息,外边太热,胖子的地狱就快降临了。   “行,那就先回去。 我只是在这儿附近逛逛,随便看一看。

”  那个时候和刚聊天给我的感觉又不一样。

刚聊天那态度,还以为多霸道多高冷的一个人,见了面发现其实是个挺憨厚老实的大叔。

  有点无奈,因为地铁站在下面,他白走了这一段,现在又得走回去。   我有学校的校园卡,他要买票,售票机还不支持手机支付,只好去窗口。   他去排队买票,我就在不远处等他。   不是很帅,但很有安全感,感觉挺踏实,我在思考着未来,我们之间,又会以怎样的结局收场?  他时不时回过头看我,有些好笑,好像一只狼怕到嘴的羊跑了一样。   虽然在网上我都很开放,但其实我是一个很内向的人。 即便是夜晚,跟同类人见面我都很尴尬,觉得不自在,很在意别人看我们的眼光。

  买好了票,他有包要过安检,我直接刷卡进站,在扶梯旁边等他。 最后一天假期,人很多,一会儿才等到他进站,然后和他一起下扶梯。

  没多久,上了地铁。

人多的地方,我都会觉得别扭。

我不太想说话,也不想表现得太熟悉。   因为我总觉得我们俩没有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,我会在意别人的眼光,他们是不是会觉得,我和一个中年男人走在一起有说有笑很奇怪?毕竟,咱们看上去不是父子,不是叔侄,也不是工作上的同事。   他的口音是外地人,我不是,这要怎么解释?  我很怕别人因此会带着异样的目光看我。

  三号线换一号线,下地铁上扶梯,他好像试着搂了我一下,那么多人,他胆子真大!  一路无话,到了地方出了站,跟他往他住的地方走,他问我有没有带东西?需不需要买?  男人啊,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!  我说先回去休息一下,晚上吃了饭再说。

  他一个人出差,住的地方不大,又要为公司节约成本。   我去酒店宾馆次数不多,我不是常客,我总会想别人会不会想我来干嘛?我的隐私,就好像被早已经洞穿了一样。

  上了楼进房,走路走的我出汗,开了空调,就想休息一会儿。   尴尬的是,我并没想着那么快就跟他发生什么,可是人一旦躺床上,就不可避免地会想到那些事,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蠢蠢欲动的人。   原打算睡个觉,再给家里打个电话,再出去吃饭,然后晚上再……  可是他却不安分,我说什么都不管用,男人一旦发情,不达目的不会罢休。   这个可恶的男人,竟敢违背我的意愿,强抱我?  才发现他的手臂力气很大,好像反抗不了,只好劝说,虽然并没多大用。   我能感觉到被他强压下去的欲望又再度席卷开来,一切,似乎已经无力阻挡。

  粗重的呼吸声,让人的自控力几乎丧失。   这个男人,已经失去了机智。

我不喜欢这样粗暴的行为,刚认识刚见面,不适合这样。   可是哪一次,我不是一样在欲望中沦陷……。